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二卷 横扫英伦 第十九章 布鲁诺是我们烧死的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6 14:25:02 作者: 西子百陌

手里捧着一箱子面额有大有小的英镑,以及一张支票,一块名表,一张金卡,罗存世恍如梦中,想到这堆东西的价值,他两只手禁不住地发起抖来,几乎托不稳那个并不算重的小箱子。

    人群中,有几双眼睛直直地盯着小箱子,露出了贪婪而又炽热的光芒,只不过,碍于刚才那场战斗的惊心动魄,一时间,还没有人胆敢图谋不轨,毕竟,地上那一堆堆的水泥碎块,就足以说明刚才那几人的实力了。

    罗存世举目四顾,却根本找不到肖银剑的影子,不由在心中暗暗叫苦。他不敢在原地久留,胆战心惊地捧着箱子,快步朝医院走去。

    “原本我以为,在这个时代,个人的武勇已经没有丝毫作用了,不过现在看来,我是错得厉害了,那肖神父轻而易举就赚到了九千多万英镑,九千多万啊!那是什么概念?那是十多亿人民币啊!如果用它来买小三买的那种二手旧宝马车,可以买六万多辆,那时,就可以用宝马车排队,从母校南京大学的鼓楼校区排到浦口校区,正好十八公里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这钱看起来来得容易,却也不好赚啊。如果肖神父换成是我,恐怕几拳就被人打死了,不说后面来的那两个拳头会发光的怪物,就是之前那个大块头,我绝对受不了他一拳的。而且,如果现在是肖神父在这里,恐怕也不用担心被人抢了吧?”

    一路上,罗存世心中紧张无比,不住地嘀咕着,一种想要变强的愿望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而此时,被罗存世惦记着的肖银剑喝酒喝得正欢。

    “肖神父,你这个证件是假的吧?”黑蝎子酒吧的一个角落里,查尔斯翻看着肖银剑的一堆证件,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吾心向吾主,此心之诚是真,而证件的真假,又有何干系?何必深究?” 肖银剑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不错,说得不错。”加百列毫无顾忌地放肆大笑:“别管这鸟证件了,是不是神父有什么关系?查尔斯,你自己的证件留到现在又用过么?来来来,喝酒喝酒!”

    肖银剑好奇地问道:“难道你们也是神父?”

    “也不能说是神父了吧。”查尔斯摇摇头,正色道:“我们是宗教裁判所的光明骑士。”

    “宗教裁判所?” 肖银剑吃了一惊。这个名字,他可是听过很久了,虽然现在还是第一次真正遇到宗教裁判所的人,可之前有无数的传说,都提到了这个神秘的机构,真可谓是大名鼎鼎,如雷贯耳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没错,就是宗教裁判所,想当年,布鲁诺就是被我们烧死的。”加百列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“加百列,不要胡说!”查尔斯对着他一瞪眼,然后道:“肖先生,你不要听他的,对世俗的这些事情,我们宗教裁判所向来是不管的,我们所处理的,都是些超自然的人类或妖物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说咸蛋超人、奥特曼这种不服管教的超人类,唔,还有那个内裤外穿的变态,就是我们经常要对付的敌人。”加百列笑嘻嘻地插嘴。

    “加百列!”查尔斯怒视着他,显然是真的动气了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查尔斯转向肖银剑道:“肖先生,实在不好意思,加百列就是爱开玩笑,请不要当真,他没有恶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没关系。” 肖银剑笑了笑,好奇地问:“你叫加百列?你不会就是那位传说中天使长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查尔斯替他解释道:“这家伙素来胆大包天,又自命不凡,所以给自己改了一个天使的名字,我们几次劝他都不肯听。而且……”说到这里,查尔斯忽然一顿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    加百列笑着接了下去:“而且,那些大天使里,我觉得就这家伙最是不男不女的,特别适合我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是人妖?” 肖银剑饶有兴致地问。和加百列一样,他也是丝毫没有顾忌,完全不管对方的感受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我可不是人妖。”加百列摆手道:“不过,我男女通吃!肖先生,你有兴趣么?”相比肖银剑这个假神父,这两位可都是真正的教会核心人物,自然一眼就看出肖银剑这个神父的真假,所以也只以“先生”来称呼他。

    肖银剑眉毛一挑:“你打算让谁做攻?”

    加百列摆出一个健美姿势:“当然是我攻你受啦!”

    “娘的!”肖银剑拍案而起:“你看我象是被人插屁眼的角色吗?别以为你取个天使长的名字老子就不敢把你*了!嘿嘿,天使是鸟人,老子今天就来个鸟奸!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。”查尔斯打圆场道:“你们两个不要闹了,我们说正事吧。肖先生,你有兴趣加入宗教裁判所吗?不管你现在是不是真正的神父,如果加入宗教裁判所,那么以后即使你以主教的名义在外活动,教会都会予以承认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如果我加入,我是不是能看谁不顺眼,就以亵du宗教为罪名,把他给烧死?”肖银剑摸着下巴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!”查尔斯刚想拒绝,加百列笑嘻嘻地插嘴道:“怎么不行?干我们这行的,就是有了杀人许可证,看谁不顺眼,杀了就是,没人敢问你为什么。当然,如果你干掉了教皇陛下,那还是要治罪的,前提是你干得掉他的话。”说到这里,加百列不怀好意地大笑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