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二卷 横扫英伦 第二十章 霸王酒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6 14:25:35 作者: 西子百陌

听到这里,肖银剑大感有趣,不过他还是要先问个明白:“嘿嘿,这倒是不错,不过,要是加入的话,需要老子干什么呢?不会要老子交会员费吧?”

    “要交会员费的话,我这种无业游民,又哪来这么多钱的?”加百列得意地笑道:“恐怕没有哪个公司比我们的福利待遇更高了,我们不但定期能支取高额的薪水,还能报销一切费用,这可是不问缘由的报销哦!”

    肖银剑打断道:“那老子因为大姨妈没来,去看了个妇科,然后再拣了张打胎的缴费收据,也能去报销?”

    这次却是看起来很正派的查尔斯点了点头,道:“这种行为有违基督的嘱咐,对我们自身的修行不利,但在流程上,它却是完全可以的,我们报销时,只看费用多少,而不问其它。当然,如果费用实在太高,比如你买下了整个伦敦,然后来找教会报销,那也是会有专门的枢机执事来调查原因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。”肖银剑在心中暗叹一声,要不是查尔斯补充的最后一句,他已经打起了回国找政府要来所有的国家债务证明,然后找教会报销国家外债的念头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肖先生,你别看报销有金额限制,但你一次报上几十万上百万,他们还是不会过问的,咱们可以积少成多嘛。”加百列笑了笑,继续诱惑道:“干我们这行的,可以一切随心所欲,上街闯红灯,上女人不给钱,杀人不偿命,而要你做的,也只不过是在紧急的时候打几次架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打架?”肖银剑两眼一亮,他知道,若是需要出动加百列这样的光明骑士,对手也一定是值得期待的,这种机会,可不能轻易放过。当下肖银剑点头道:“好吧,那我加入,需要办什么手续么?”

    听到肖银剑同意加入,查尔斯脸上露出喜色,答道:“有我们两个推荐的话,你只要随便找个时间,到我们的办事处登记一下,完成个测试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!反正老子也没什么事干,明天去就登记吧。”肖银剑点点头,从吧台上扯过张报纸,随便翻了两眼。

    “啧啧,这个女的很正点嘛。”肖银剑翻到第三版时,发现整个页面就是一个****着上身的丰满少女,再看看顶上的文字,原来这是英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——SUN。“原来,所谓的‘三版女郎’的称号就是这么来的呀。”肖银剑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加百列凑过来一看,却摇头道:“这娘们比刚才那个差远了,刚才嚷着要和上帝抢男人的那个,才是真正的极品。喂,老兄,你真不要吗?你不要我可要下手啦!”

    “随你的便了。”肖银剑又灌了两杯酒下肚,问道:“我们今天打这么一场,会上明天的报纸么?加百列你可是输了九千多万啊。”

    “上不上报纸我不敢肯定,不过,要上也绝对不会是《SUN》,这我能确定。”加百列神秘地一笑。

    本来只是随口一问,现在肖银剑倒是有点好奇了,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加百列指了指肖银剑的神父袍,笑道:“我们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肖银剑顿时明白了:“哦,消息会被封杀,是吧?不过,你为什么说上不上报纸不肯定呢?是因为一些小报封不住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加百列摇头道:“有可能刊登的,只有一种报纸,那就是《宗座官报内参》,这是罗马教廷的内部参考资料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肖银剑点点头,看了看墙上的挂钟,不由骂道:“妈的,怎么就12点了?老子记得进来时天还没完全黑呢?”

    “因为现在是夏天,所以天黑得晚。”查尔斯笑道:“现在一般是过了晚上11点才天黑,不过,等到冬天,伦敦下午三点多,天就很黑了。”

    “时间也不早了,我们走吧。”肖银剑说着,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忽然,加百列露出一种古怪的神色,问道:“肖先生,你带钱了吗?”

    肖银剑摇了摇头:“老子没有带钱的习惯。”其实,他原本并不是没钱,只不过现在,那张三十万英镑的支票留给了罗存世,连他那可以抵押一下的金表也都在那个箱子里,现在,肖银剑确实是一个便士都拿不出了。

    肖银剑的眼光瞥向查尔斯,加百列代他说:“这家伙也是从都不带钱的,钱向来都是在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查尔斯显得有些发愁:“虽然我们事后都可以报销,但现在却要拿出钱来呀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简单?”肖银剑和加百列异口同声地说着,再是同时用力,只听“咣当”一声,一张桌子被他们掀翻在地,桌上的酒瓶酒杯“叮叮当当”的碎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******这是什么酒?老子不给钱了!”肖银剑大吼一声。这种事,他可谓是轻车熟路,做得纯熟无比,而且,不同于偷偷溜走逃帐,肖银剑这种嚣张的做法,丝毫不留有余地,就算店家想放他一马,都不得不出头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快走吧。”查尔斯显然没什么吃霸王饭的经验,现在脸色微红,在这个尽是些普通人的酒吧里,竟然运起了圣力,身上白芒一现。只见查尔斯几个闪身,瞬息间就到了酒吧门口,他回头一看,却无奈地发现,两个同伴根本就没有一丝动身离开的意思,竟好整以暇地坐到另一桌上去喝酒。

    “唉,由他们去吧。”查尔斯无奈地摇了摇头,一个人向教廷赶去。反正,无论是肖银剑还是加百列,都不会把几个普通人类放在眼里,留他们在酒吧里,也不会有什么危险,也不差他一个。

    查尔斯叹了口气,不由地替酒吧老板感到悲哀,遇到了这两个实力超强,偏又是无法无天的家伙,也算他倒霉了。

    果然,查尔斯没走出多远,酒吧里就传来了“乒乒乓乓”的打斗声。

    查尔斯走了没多久,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连闯几个红灯,疾驰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