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一章 小树林挨揍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5 21:29:19 作者: 西子百陌

    砰!砰!砰!砰……

    “大力点,大力点!”

    啪!啪!啪!啪……

    “哦,哦,哦!啊,啊,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呼哧,呼哧,呼哧,呼哧……”

    啪!啪!啪!啪……

    “哦,哦,啊,啊……”

    如此*的一幕,发生在东方大学的一片小树林内。

    一个身高马大、衣着光鲜的学生,正满头大汗地挥舞着一根粗大的树枝,没头没脑地向站在一边身形瘦削、穿得土里土气的学生抽打。奇怪的是,那个挨打的学生,不但没有丝毫的反抗,甚至没做出任何的躲闪动作,反而是一脸享受的模样,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。

    死命打了一阵,那高大学生终于达到了体力上限,不得不歇了下来,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这大个子名叫刘刚,是东方大学英语系三年级学生,当初入校时,他还远没有现在这般壮实有力,不过,自从他的同学肖银剑,也就是现在挨打的那位瘦削学生的一次奇遇后,两人的人生都彻底的改变了。

    三年前,不知从哪儿得来一本残缺不全的武林秘笈后,向来爱武的肖银剑便没日没夜的琢磨、修练起来,不过,也不知是功法残缺的缘故,还是本该如此,肖银剑修练的过程痛苦无比,进境却极其的缓慢,这让他一度以为秘笈是本骗人的假货。然而,又一次无意的巧合,让肖银剑发现,他若是受到敌人的打击,功力却能有明显的增长,挨一顿打,竟然抵得上他连续数月的苦修。

    挨打虽然也会疼痛,但痛苦的程度远远低于他自己修练的时候,可效果却又远好于修练,而且,随着功力的提升,渐渐的,肖银剑也享受到了功力猛增的乐趣,那股热流在体内循环流转,竟是无比的舒爽,完全掩盖了挨打的苦楚。

    挨打有如此的好处,肖银剑若还老老实实修练,那就是彻头彻尾的傻瓜了,为了挨打,他故意加入了学校附近的黑帮忠义帮,但凡帮派恶斗,肖银剑每次都是冲杀在第一个,不过,肖银剑勇猛是到了家,战果却是出奇的差,在他的故意放水下,往往一次大战都放不倒对方一个,直是如废物一般,也是看在他的奋不顾身上,三年下来,才勉强混了个副堂主当当,领了一份马马虎虎的“薪水”。

    三年来,在一次次的恶斗中,肖银剑得了不少好处,功力大幅增长,不过,街头斗殴毕竟不是天天都有,要想整天挨打,肖银剑还是不得不求助于他的同学兼好友刘刚。

    起初,当肖银剑提出让刘刚死命打他时,刘刚还以为肖银剑失恋受了刺激,或是得了什么失心疯,最后虽然拗不过肖银剑,勉强动了手,却也不敢打重了,生怕打出事来。然而,渐渐的,刘刚就发现了肖银剑的变态,无论他怎么加重拳力,肖银剑都是毫发无伤,而且那一脸享受的表情,装都装不出来,显然他是真的乐在其中。

    到后来,甚至有一次刘刚打发了性子,拣起路边的板砖劈头盖脸的砸了一通后,肖银剑依然一脸****的表情,这让刘刚彻底相信了他的坚强。

    没了后顾之忧,刘刚出手就不再顾及分寸,使出了全部的力气去打。不知为什么,同等力量的打击,若是由刘刚进行,肖银剑功力提升的效果要比平时差一些,不过,再怎么说也是有点效果的,三年下来,不仅肖银剑功力大进,刘刚有了这个最好的人肉沙包,加上本身身体素质出众,几次帮派大战都有了出色的表现,竟然在忠义帮混上了个堂主的位子。虽然在无人时他称肖银剑为大哥,但在明里,他却是肖银剑的顶头上司。

    三年中,肖银剑进步的速度显然要快于刘刚,最早时候,刘刚双拳的打击还让他有些疼痛感,可到了现在,就算是用棍子猛抽,肖银剑也只是不痛不痒的略有感觉而已,要是再这么下去,恐怕刘刚已经满足不了他了。

    肖银剑并不知道,他得到的残本秘笈,根本就不是武林秘笈,甚至,那根本不是什么修练的心法,肖银剑更不知道,他的小命,这几年来始终危在旦夕,能练出这么个结果来,他实是古往今来的第一人。

    这本秘笈,其实是一个修真门派炼器宗的入门典籍,因为是最初级的功法,按理练了也没啥事,最多就是没人指导练不成罢了,但事情的关键是,这本并非是修练的心诀,而是炼器的入门心法,肖银剑现在这样,等于是把自己当成法宝来炼,他到现在还能活蹦乱跳,也亏得这只是个最初级的心法,亏得他本身毫无基础,没有半点真元,倘若换了个修真者来练,无论他是什么天纵奇才,也必然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,而且越是天才,修为越高,死得也越快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肖银剑初时修练,也是被折磨得死去活来,不知道痛晕了多少次。他修练的时候,不仅肉体要承受无比的痛苦,就是魂魄也同样要受到炼制煎熬,肖银剑最终挺了过来,一半是因为他本身意志坚定,另一半也是因为他功力尚浅,还不足以把自己完全炼化。

    或许是老天要弥补肖银剑的无比痛苦,终于让他发现了一条并不怎么难熬,效果却极好的修练捷径,那就是肉体挨打。被揍了三年,肖银剑现在的肉体早就练得无比结实,远远胜过当世任何的金钟罩、铁布衫功夫。起先在第一年,帮派混战时肖银剑身上还多少会留下点伤痕,但到了第二年,他直是刀砍一条白线,枪扎一个白点,而进入第三年后,无论是刀砍还是斧劈,都已经无法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了。也亏得肖银剑练功后身体素质好得不行,几年来没有生过一次小病,否则的话,医院里给他扎针的护士可要傻了眼了,别说是扎人的小针,便是那扎大象、扎恐龙的钢针,恐怕也不能刺入肖银剑皮肤分毫。

    “我说刘刚啊,人家是越练越强,可你的力气怎么是越来越小了?”

    回宿舍的路上,肖银剑略带不满的向刘刚抱怨。

    刘刚满脸的无奈,苦笑道:“老大,你难道不知道你是多么变态吗?我力气真是越来越小的话,又怎么在上周一人挑翻了黑龙帮那十二个混蛋?又怎么在帮里混上银牌打手的?”

    “这年头,想要痛痛快快挨一顿揍,真是越来越难了呀。”肖银剑摇头叹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