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二卷 横扫英伦 第二十五章 聪明的一休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6 14:37:49 作者: 西子百陌

少林的武功,肖银剑其实并没有学会多少,最多也就是“绝户撩阴腿”这种相对简单的招式,学了那么一点半点的,不过,就这么一点半点,他就已经是受用不尽了,此时小施绝技,果然是一举奏效,那吸血鬼如何识得少林的精妙武功?何况他还被肖银剑的拳头分了心,当下被踢上天花板,掉下来时,已是一具奇形怪状,没有丝毫生气的尸体了。

    另外两个吸血鬼大惊,正想逃跑,忽然肖银剑显出了极度震惊的表情,身子不住地颤抖,脸如死灰,双膝一屈,竟然跪在了地上,颤声道:“范克萨特亲王,您,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两个吸血鬼大喜若狂,加百列却是吓得面无人色,三人齐齐向身后望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又是一声惨叫,靠近肖银剑的那个吸血鬼,被他一把抓出了核心心脏,然后象捏泥巴一样捏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“靠!留一个给我!”加百列顿时反应过来,这范克萨特的名字肖银剑今天还是第一次听说,又如何能认识他?显然这小子是在撒谎吸引吸血鬼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趁着剩下的那个吸血鬼还在发呆,加百列飞快地冲过来,身上银光闪动,一拳冲向那吸血鬼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砰!”却是肖银剑出拳替那吸血鬼挡住了这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加百列愕然看向肖银剑,却见他嘿嘿一笑,道:“留个活口吧,他一定知道些其他吸血鬼的下落吧?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加百列点点头,一掌将那吸血鬼劈晕过去。对力量的控制,他比肖银剑好得太多了,如果换了肖银剑来,说不定就把那吸血鬼给劈死了。

    带着那吸血鬼俘虏回到住处,加百列从床底拖出跟铁链,将他捆了个结实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,看不出你还有这SM捆绑系的爱好!”肖银剑一翘大拇指:“床底下藏有链条,捆绑技术娴熟,果然是练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。”加百列比了个中指,打了桶冷水过来,说道:“我是抓人抓得多了,所以绑出心得了。”

    见加百列要把吸血鬼泼醒,肖银剑忙道:“等等。”他还是有点不放心,解开了那条铁链,从那吸血鬼的琵琶骨穿过,重新绑了一次。

    “厉害!你才是捆绑高手啊!”加百列看得呆了,赞叹道。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赶紧问吧。”肖银剑提起那桶水,当头泼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可怜的吸血鬼悠悠醒转,见到眼前的两大凶人后,赶紧一个挣扎,却又疼得差点再次晕过去,那铁链和骨头的摩擦,又岂是好受的?

    疼出了一身冷汗,那吸血鬼脸带惊惶,问道: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除了你们三个,其他的吸血鬼在哪儿?”加百列问道。

    吸血鬼摇了摇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加百列凝视着他的眼睛,摇头道:“你在撒谎。”说着,一拳打在吸血鬼的胸口。

    那吸血鬼一声闷哼,额头汗水涔涔而下,闭上眼睛叫道:“你杀了我吧!”

    “杀你?哪有这么容易?”加百列冷笑一声,伸手一拉那根铁链。

    顿时,一阵杀猪般的嚎叫声从那吸血鬼嘴里发出,但即便如此,他依旧是紧闭双唇,一个字都不肯吐露。

    “我来吧。”肖银剑两只手伸出,“嗤啦”一扯,将那吸血鬼的裤子撕裂开来。

    感觉到下身突然变得凉飕飕的,吸血鬼有点慌乱了,叫道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。”肖银剑诡异地一笑,忽然唱起歌来:“割鸡割鸡割鸡割鸡割鸡割鸡……”

    “割鸡?那是什么?”加百列没有听懂,张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这是中国话,就是割掉******做菜给他吃的意思。”肖银剑信口开河道。

    “做菜?怎么个做法?”加百列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“这个就有点复杂了,首先捉几百只蚂蚁……”肖银剑才说了一句,忽然一阵手机铃音响起。

    加百列掏出手机,凑到耳边,说道:“你好!”

    “您好!请问是加百列先生吗?”手机里的声音并不大,但肖银剑耳力非比常人,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加百列有些不耐烦地说:“废话,你不知道我是谁还打这手机干吗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加百列先生。”手机里的声音耐心地道:“我是NatWest银行伦敦分行的经理,您在我们银行拥有钻石会员金卡,但我们在十五分钟前发现您的金卡被反复输入错误密码,似乎有人在试图破解您的密码,而最后他成功地将您卡里的九千三百多万英镑转走,为防意外,我们紧急调阅了那处网点的视频录象,却发现摄像头被人挡住,那一段时间没有拍摄到任何东西。根据我们的判断,您的金卡是被人有预谋地盗用了,现在我们向您求证一下,如果确实如此,我们将立刻将此事转交伦敦警方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等等。”加百列想了想,按住手机,对肖银剑问道:“是你那朋友提取的吗?他也不至于小心成这样吧?再说,不知道密码,他不会直接来问我吗?”

    肖银剑摇摇头:“绝对不是他干的。那小家伙不是这种人,而且,他现在也没缺钱到这个地步。”

    加百列略一沉吟,问道:“我看你那朋友不象是有什么特殊本领的样子,莫非他被人抢劫或者偷窃了?”

    肖银剑点点头:“很有可能。我们先去医院找他看看吧,我没他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们这就走。”加百列转过身,拍了拍那吸血鬼的脑袋,说道:“好孩子,乖!回来叔叔给你‘割鸡’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