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三卷 升官发财 第四章 紫钻原液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7 14:51:21 作者: 西子百陌

史密斯教授并不是什么愿意为科学献身的狂人,他也不是头脑发热满腔热血的青年,更不是脑袋里进了水,想去当一种完全不成熟的、甚至连功用都不明的新型药液的临床试验品。不过,这却由不得他了。

    罗存世本来还不想这么快就开始临床实验,他的研究毕竟才开始,许多疑问都没有解决,诸如构成吸血鬼力量之源的原血因子却丝毫不怕阳光照射,原血因子以什么方式储存能量,类似的疑问罗存世毫无头绪,他完全不能预估计新型药液可能产生的副作用。

    不过,肖银剑却是个急性子,他等不了罗存世慢慢研究下去,直接冲出实验室抓了个大活人,交给罗存世临床研究。

    被这个凶神恶煞般的神父强行灌下药液后,史密斯本来心中不安之极,各种各样的毒药名称在他心中闪过,各种各样的古怪病症也一一在他脑海中出现,甚至是《生化危机》之类的电影故事中的诡异药物,史密斯也都有过几分怀疑,对他来说,最痛苦的并不是服毒后出现病症,而是这种面对未知命运的痛苦煎熬。

    然而,让史密斯教授渐渐放心,而且又惊又喜的是,几天之后,他不仅没有任何的不适,也没有产生任何古怪的变异,相反,史密斯精神一天比一天健旺,困扰了他多年的偏头痛和哮喘一次都没有发作过,而且脚趾上厚厚的灰指甲竟然也变薄了不少。

    这一发现让史密斯欣喜之余,也感到分外的震惊,他从没听说过有哪种药物可以有如此明显、如此不可思议的疗效,到这时候,史密斯已经完全忘记了被肖银剑虏来时的震怒,也忘记了他被逼告诉家人他去旅游散心几天的不安,现在的史密斯,简直就象一个瘾君子一样,不停地在屋子里打着转。

    一见肖银剑和罗存世进来,史密斯赶紧迎上道:“两位,可等死我了。你们能不能告诉我,给我口服的到底是什么药物?能给我点样品研究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给你服用的是一种新型保健品,我们刚把它定名为紫钻原液,这是因为它的主要成分原血因子就象一颗颗极小的紫色钻石一样,教授您要样品的话没……”

    罗存世正要答应下来,肖银剑一把捂住他的嘴巴,笑道:“史密斯教授,你想要样品的话很简单,我们的紫钻原液最迟到下周就要上市销售了,到时候你自己买些回来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史密斯叫道:“保健品通过卫生部门检验不可能时间这么短的!”

    肖银剑笑而不答。凭他那让黑社会都跪着叫他爷爷的本事,几个小小的政府官员又如何能够抗拒?不过,这却不足为外人道了。

    等肖银剑将恋恋不舍的史密斯强行推出门外后,罗存世问道:“肖大哥,我们的紫钻原液可以直接用血族的血液合成,而不需要使用珍贵无比的原血,现在我们已经存了不少货了,你怎么不给史密斯教授一些?他在我们生命科学院也有相当的权威,有他参与研究,对我们也有好处的。”

    “切,他不会自己去买么?我们新产品上市,多一个人四处求购,不是好事么?” 肖银剑笑道:“也就是让他多等几天而已。”

    罗存世半信半疑地问:“肖大哥,我们的紫钻原液真的能在下周上市吗?各种检验认证不会这么快吧?还有,销售渠道我们可是半点都没有啊!”

    “这个你放心,交给我好了!” 肖银剑拍了拍他肩膀,笑道。

    肖银剑可不是无的放矢,他很清楚的记得,在伦敦有一家中药厂,它的东家,正是他昔日所在的忠义帮。

    不过,枉自加入了忠义帮这么多年,肖银剑竟然记不住任何一个帮派中的电话,而那家中药厂的名称,肖银剑也是全然不知,无奈之下,他只好亲自回伦敦一趟。

    因为加百列号称要泡妞没空离开,肖银剑便独自买好了剑桥开往伦敦的火车票。说起来,这还是肖银剑第一次乘坐英国的火车。

    英国的火车与肖银剑印象中的样子有很大的出入,它根本就没有专门的候车室,买好车票后,就直接从那个小小的屋子进到站台上。让肖银剑感到奇怪的是,他买的往返车票和单程票价格竟然相差无几,而且车票上根本就没有写明车次和时间,有的只有日期,显然,这种车票是可以在一天内任何时候乘坐的。

    站台上稀稀拉拉的没有几个旅客,几块电子屏幕上显示着当前时间和火车预期到达的时间,以及列车沿途经过的站点。肖银剑随手拿过张免费提供的《Metro》报纸翻了会儿,火车便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等列车停稳后,肖银剑发现,这车和国内见到的地铁类似,车上除了司机,连一个乘务员都没有,而车停下后,车门也并不自动打开,只有当上车或者下车的乘客按下车门边的按钮后,车门才会开。

    找了一个乘客相对多一些的车厢,肖银剑开门进去,挑衅的目光在各人脸上扫来扫去,他现在心情略有些不爽,因为不仅罗存世提取出来的紫钻原液对他毫无效果,就是那珍贵无比的吸血鬼原血,甚至还是位血族子爵的原血,都没能对他产生任何的效用。当然,肖银剑不爽的并不是浪费了那些珍贵的原血,而是因为他失去了一条提升力量的捷径。

    让肖银剑有些失望的是,车厢里竟然没有一个人看起来象是刺头,对于欺负既弱小又懦弱的人,肖银剑可没有兴趣,当下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列车进入伦敦市区后,车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。忽然,一个中年男子站起来大叫道:“我的钱包被偷了!谁偷了我的钱包?”

    肖银剑凝心静气,身周两米内的情况无不了然于心,只见他前后各走了几步,然后对那中年人道:“孩子,你这么叫,有哪个小偷肯站出来认罪?不过,你如果答应把钱分我一半,我愿意为你指出小偷是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