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七章 窦娥冤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6 14:06:37 作者: 西子百陌

那两人果然是准备上楼的,听到肖银剑的招呼,立刻哼哧哼哧地跑来,其中一个还叫道:“谢谢啦。”

    不过,他的“谢谢”显然是说早了点,等他们跑到电梯口,电梯门竟缓缓的关上了,里面传来肖银剑得意而放肆的笑声。

    不管那人是如何的气急败坏,肖银剑悠然地哼着*小曲,等电梯门开,也不顾门外是否有人,立刻“喔啦啦啦”的一阵狂吼。

    “小朋友,你是什么人,在这儿干什么?”边上传来一句威严的问话。

    肖银剑扭头看去,只见发话的是个西装笔挺的中年人,他边上则是个头发略显花白的老头,看见他,肖银剑两眼顿时一亮,心道:“这不是周市长吗?”

    心念电转,肖银剑立刻哭丧着脸,对着那两人跪下道:“金鹰的大爷们,行行好吧,你们就高抬贵手,放过小的吧。”

    没等中年人有所表示,周市长抢先说:“小伙子快起来,不要怕,你这是怎么回事?金鹰把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俺不过就是来金鹰收了次债呀。”肖银剑大哭道:“因为金鹰的大爷借了俺三百块钱不还,俺上个月过来收帐,结果不但没要到钱,反而被你们毒打了一顿,要是光这样也就罢了,可你们硬说要收俺现金保管费,七算八算下来,反倒是俺要欠金鹰八万块钱,想俺一个种地的,哪来这么多钱?这一个月来,俺家里值点钱的东西都被你们搬走不说,连俺媳妇都被你们几位大爷给睡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肖银剑嚎啕大哭,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叫道:“老天啊,菩萨啊,你们开开眼吧,俺不过就是借给金鹰三百块钱啊,现在闹得俺家破人亡,老天爷,你开眼看看吧!”

    肖银剑那哭声抑扬顿挫,极富穿透力,不但周市长听得连连皱眉,就是中年人身后的两名保镖,也不由动了恻隐之心,暗想:“到底是哪个小子做了这么缺德的事?真是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见到肖银剑如此出色的表演,雷宇翔完全的口服心服,他现在终于知道,叔叔为什么会把他称为难得的人才,为什么会让自己跟着他学习。不过,佩服是一回事,跟着做又是另一回事了,现在,雷宇翔不仅没有跟着肖银剑下跪,反而摆出了一副我不认得这人的姿态。

    说了一通,肖银剑似乎还没说过瘾,继续胡说:“几位大爷,你们就饶了小的吧!小的连媳妇都送出来了,你们还不肯罢休吗?难道连我那六十岁的老母你们也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中年人眼见周市长脸色越来越黑,终于忍不住喝道:“小子,你不要再胡说八道了,我们金鹰什么时候需要借你的钱了,又什么时候会做这种事情?你可不要血口喷人!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会做?”肖银剑一脸委屈,哭道:“你们不会借俺的钱,那上次那位留着平头、四方脸的大爷又是哪来的?对,我记得上次他穿着蓝色上衣……对了,就是那种衣服。”肖银剑伸手指向站在一边的大厦保安。

    “赵总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周市长转向那中年人,严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周市长,您可别听他胡说,那不过是财迷心窍,想过来玩诈骗的小鬼。”赵总陪着笑脸,小心翼翼地解释着,然后狠狠地瞪了眼肖银剑,强压着怒气,说道:“小伙子,你告这个状,可是要有真凭实据的,如果你有证据,能指认是谁欺负你,那他一定会得到应有的惩罚,而你的损失也都会有赔偿,不过,要是你在胡说八道,那么我会告你诽谤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凭实据小的当然有啦!”肖银剑跳了起来,叫道:“证据文书都在俺家里,你们真有种,就跟俺回家看看,看俺说的是真是假。如果小的有半句虚言,就让俺天打雷劈,死后上刀山滚钉板!”

    “嘿嘿,要是真能被天打雷劈,估计我的功力可就升得快了,最好是多来几下。”肖银剑一边说着,一边暗暗打着如意小算盘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周市长点了点头,赵总皱了皱眉,而雷宇翔则是佩服不已,心想:“这姓肖的果然厉害,如果赵老大跟我们回去,到了我们的老巢,那岂不是随我们搓扁揉圆?”

    那赵总显然也是想到了这点,绝对不肯上当,当下道:“小伙子,我这里还有点事要忙,你自己回去把证据拿来就行了,要不,小孙,你陪他走一趟吧。”说着,赵总回头对身后的一名保镖打了个眼色。那保镖小孙会意,点了点头,跨上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,就让这位大哥送俺回去吧。”肖银剑不等周市长表态,就抢先说道。这小孙身材魁梧,两眼神光奕奕,一动一静气势不凡,以肖银剑几年来的阅人眼光来看,显然不是普通的打手可比,知道他们在打什么主意,肖银剑哪会拒绝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们这就走吧。”肖银剑对雷宇翔使了个眼色,一个人走进了电梯,随后,在赵总点头后,小孙也跟着踏入电梯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跟我走,我开车送你回去。”小孙古怪的笑了笑,按下了地下一层的按键。

    肖银剑同样露出古怪的笑容,拍手道:“好呀好呀,谢谢大哥。”

    很快,电梯便停在了地下车库。小孙带着肖银剑,走进了一间堆放杂物的库房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仓库的电灯开了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仓库的大门关了。

    小孙阴阴的一笑,心道:“这小子真是不知好歹,现在还能笑得出来,等会儿,看他是不是被我揍得连哭都哭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肖银剑同样阴阴的一笑,心道:“这小子真是不知好歹,现在还能笑得出来,等会儿,看他是不是揍我累得哭都哭不出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