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十六章 同归于尽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6 14:09:32 作者: 西子百陌

“****的贼秃,老子跟你拼啦!”肖银剑脏话与鲜血齐喷,奋不顾身地朝慧轮扑去。

    见肖银剑周身空门大露,慧轮轻蔑地一笑,般若金刚掌朝着他的面门而去,这一掌若是击实了,无论肖银剑对自己的肉体有多大的自信,都不敢保证之后是否还能有命在。

    不过,肖银剑似乎杀红了眼睛,根本无视和尚拍来的这掌,完全放弃了防御和躲闪,右拳流星般地向着和尚击去,一副以命换命的姿态。

    在三年的艰辛锻炼下,肖银剑得到的,并不仅仅是那个超级耐打的肉身,他的力量,也同样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,只不过,平时几乎没有用武之地罢了。而现在,肖银剑可以说是情急拼命,这一拳使足了他吃奶的力气,虽然其中不带半分内力,但拳头破空时带起的尖锐呼啸声,足以体现它惊人的破坏力了。

    那拳头才击到一半,它带起的气流就已经吹得慧轮脸颊生疼,慧轮也不愿硬接,赶紧撤回了招式,闪在一边。

    顿时,肖银剑眼中闪过一丝得色,只见他拳势不变,人也向前猛冲了两步,与慧轮擦身而过。

    “老大,小心!”

    “赵总,当心!”

    金鹰诸人一片惊呼,首当其冲的赵老大宛如站在狂风之中,头发衣服竟被肖银剑的拳风吹得向后飘起,在如此威势的拳头之下,赵老大呆呆地站着,竟是吓得忘记了躲闪。

    慧轮是所有人中第一个反应过来的,虽然此时肖银剑已经和他擦身而过,但若是被他就此偷袭了赵老大,慧轮也不必继续在江湖上混了,只见他上半身前俯,左腿直直踢出,一招“恶虎摆尾”,重重地横扫在肖银剑的腰间。

    此时肖银剑的拳头离赵老大仅仅是不到两尺的距离,但慧轮这一记扫腿,将他踢得横飞起来,狼狈不堪地撞向刑室内仅有的一闪窗户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各位再见啦!”肖银剑明明是身负重伤,性命危在旦夕,而且临死反扑又功亏一篑,却开怀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只听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肖银剑那全力一击,夹着慧轮这记横扫的威力,一举打碎了这面厚厚的钢化玻璃,黄豆般大小的圆形碎玻璃“叮叮当当”的落了一地。肖银剑从窗口飞身而出,在半空中还不忘回头做了个鬼脸。

    到这时候,众人才知道,原来从一开始,肖银剑的目的就是想逃跑,他首先摆出一副不惜与慧轮同归于尽的架势,逼迫他让开了杀向这方首脑赵老大的去路,然后围魏救己,慧轮的那招“恶虎摆尾”,竟似在他的预料之中,甚至是他计划中的一部分。如此的心机,让在场不少人暗暗胆寒。

    竟然被这个明显是不懂武功,只是力大无比的怪小子耍了一次,慧轮无疑是勃然大怒,正要跟着从窗口追出,赵老大却一把拉住他,脸上明显轻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大师,不必追啦。这里是四十四楼,那小子从这里跳出去,那是死定了。哈哈哈哈,算他倒霉。”赵老大开心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慧轮却摇了摇头,皱眉道:“他也未必就会摔死了。”说着,慧轮走到窗口边,向下一望。

    “妈的。”慧轮骂了一句佛门弟子不该出口的粗话后,纵身一跃,也从四十四楼跳了出去。

    赵老大根本来不及阻止,眼睁睁地看着慧轮跳出了窗口,他心中大急,赶紧冲到窗前,向下看去。顿时,赵老大惊呆了。

    先前打碎玻璃撞出去的肖银剑,本该象称砣一样,早就跌到楼底,摔成一团肉泥,可这个“称砣”在地心引力下直往下落并不假,但每落下一段,他都会一拳击在大楼墙壁上,将大楼外墙打出个凹坑,然后扒住这个凹坑休息片刻,再往下落。看这架势,若无意外的话,很快肖银剑便会安然着陆,比坐电梯还要安全方便。

    与肖银剑相比,慧轮的降落方式可就潇洒多了。只见他双臂展开,撑起他那身僧袍,象是一只大鸟一般,翩翩而下,不同于肖银剑的蛮力破坏,慧轮只是足尖偶尔在大厦外的凸起处轻轻一点,稍稍减缓一些下落的冲力,因此,他的降落速度远远快于一落一歇的肖银剑,眨眼间便到了其上空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,死贼秃真是阴魂不散!****你贼秃他妈!****你贼秃奶奶!”肖银剑落下时因为要不断砸墙开坑,此时可谓伤上加伤,五脏六肺如刀搅般疼痛,几乎要晕在半空中。见到害他伤成这样的慧轮跟来,肖银剑惊怒交加,心中早把他祖宗十八代****个遍。

    “妈的,在平地上一定不是这秃驴的对手,不如在这里和他拼了。”肖银剑心念电转,瞬间便打定了主意,不顾胸腹的疼痛,狠狠一拳插入了大厦外墙,仰头等着和尚落下。

    在击打墙壁的反震下,肖银剑伤势进一步加重,又“哇”的吐出一大口血来。

    “开坑真累啊。”肖银剑叹道:“真不是人干的活。”

    没让肖银剑有时间继续感慨,慧轮收起僧袍,流星般直插而下,单足点向肖银剑的头顶。

    “来得正好!”肖银剑大喝一声,宛如变态色狼见了美女的三寸金莲一样,一把抓向慧轮的那只大脚。

    不好。肖银剑一把抓空,心中才泛起这个念头,脑门上就受了重重的一击,直踢得他眼前金星乱冒,脑中一片空白,浑然忘了自己是在二十多层楼高的半空中,扒住外墙的手一松,笔直地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慧轮得势不饶人,足尖在墙壁上一点,后发先至地追上肖银剑,只听“砰砰砰砰”的一阵乱响,夹杂在呼啸的狂风中传出,在片刻之间,肖银剑全身上下不知道挨了多少记拳脚,身上已经很难找到几根完整的骨头,而慧轮那刚猛绝伦的内力,更是将他全身经脉一寸寸冲断,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在剧烈的疼痛中,肖银剑反而从半昏迷中痛醒过来,也不知他哪来的力气,拼着再挨了慧轮重重的一脚,死命地抱住了他的大腿。

    见肖银剑还有能力反击,慧轮吃了一惊,但也不以为异,另一条腿一招少林绝命腿,狠狠地砍向肖银剑的脖子。

    肖银剑口中鲜血狂喷,双目尽赤,本来他只要把慧轮从手中甩出,就能避过这一招,但他竟然不闪不避,任由慧轮扫中他的脖子,与此同时,他双手用力一掐,一拉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慧轮长声惨叫,肖银剑那两只手竟然象筷子捅入面包一般,从他大腿肌肉中掐入,再连筋带肉的一起扒下,然后将他右腿的大腿骨折成了几段。

    这一来,虽然远非致命,但慧轮可没有肖银剑这么变态的忍痛能力,顿时痛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趁他病,取他命!现在可是到了肖银剑发威的时候,借着这个难得的良机,肖银剑右手用力一拽,将慧轮拉到身侧,然后左手掐住他的脖子,使劲一合。可怜那慧轮正在昏迷之中,完全没有运功护体,而肖银剑的指力又是如此之大,顿时,慧轮的喉管连同颈椎一起被捏得粉碎。

    一代武学大师,就此毙命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两人终于砸到了地面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