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十八章 老子不吃你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6 14:10:55 作者: 西子百陌

“变了僵尸,不知道老子能不能去吸血啊?” 肖银剑虽然还不甚清楚发生了什么事,但他向来是个乐天派,很快就接受了事实,开始胡思乱想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肖银剑呲牙咧嘴地尝试吸血牙功时,一名火葬场的职工正巧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鬼呀!”那职工一声尖叫,软软地晕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娘的,老子有这么可怕吗?” 肖银剑大怒,左右看看找不到冷水,就大踏步地走到灵堂的一角,卸下一个灭火器,对着那职工直喷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的妈呀!”那职工被乳白色液体加上刺鼻泡沫喷醒,见到肖银剑后两眼一翻,竟然再次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把他第二次弄醒过来,肖银剑恶狠狠地把脸凑过去,怒声道:“我长得不帅吗?”

    “帅,帅,帅呆了!”那职工蜷在地上,身子不住地往后缩,颤声道:“不要吃我,不要吃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今天洗澡了没?” 肖银剑问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还没……”职工的声音依旧在发抖。

    肖银剑怒道:“你以为我是那种不爱卫生,不把食物洗干净就吃的人吗?”

    那职工想想也对,至少在没洗过澡前,他暂时是安全的。这么一想,他顿时心安了不少,抖得也没刚才那么厉害了。

    见自己的安抚计策生效,肖银剑笑嘻嘻地说道:“想不被我吃掉的话,就乖乖地回答我几个问题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一定回答,一定回答。”那人把头点得象是小鸡啄米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,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这是银州火葬场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把我送来的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知道……听,听说,送你来的是一位很漂亮的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怎么没把我火化掉?怎么反而放在这个破烂棺材里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问题,本来已经放松了些的火葬场职工脸色瞬间又发白了,上下牙关“得得”直响,好半天才道:“我们,火,火化了的,可,可是,烧,烧不掉……”

    反复追问这个可怜的职工后,加上自己昏迷前的记忆,肖银剑大致了解了事情的经过。

    当时在半空中搏杀慧轮后,肖银剑发现自己离大楼已经颇有一段距离,无法故技重施,靠在大楼上挖坑来减缓下落速度了。肖银剑可没有慧轮那种空中来去自如的轻功,无奈之下,他只得拿慧轮的尸体当成肉垫,靠着自己肉身的强悍,毫无技巧地重重砸落到地面上。

    之前肖银剑就被慧轮打得凄惨无比,现在又从数十层高的大楼摔下,饶是他身体强得不象话,也被震得五脏六肺全部移位,几乎烂成了一肚子肉浆,而他的人也被震得间歇性晕厥,过了十来秒才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知道此地不能久留,肖银剑强忍着伤通,半跑半爬地挪开了两条街,就又一次不支晕倒。

    听那火葬场职工的叙述,肖银剑知道自己该是被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救了,但那女人显然没把他“救活”,等他“死亡”后,女人就把他送到了火葬场。

    事实上,肖银剑被人送到火葬场后,本来确实是直接被火化的,但让工作人员惊异不已的是,大火烧了整整两天两夜,死者的身躯却还是丝毫无损,甚至连头发眉毛这些最易燃烧的部分都没有起火。无奈之下,火葬场只好把肖银剑的“尸体”从焚尸炉中取出,暂时给他穿上寿衣,布置好这么个灵堂,同时紧急报告上级,请有关部门派专家过来研究。

    “奶奶的,老子什么时候强到这种程度了?焚尸炉的大火竟然也奈何不了老子?” 肖银剑诧异之余,不禁也有些得意。

    肖银剑自己并不知道,他几年来修练的这套心法,正逐渐地把他自己打造成一个人形的法宝,不过,这心法一直以来都只是炼器用的,之前从没有人用它来炼过活人,肖银剑即使能继续坚持下去,想要真正变为一个法宝,还不知道要花上多少年的时间,毕竟,他缺少了炼制法宝最重要,也是最关键的一个步骤——真火淬炼!

    而现在,焚尸炉中超高温度的大火,代替了炼器者的真火,将他足足烤了两天两夜,不仅帮助肖银剑彻底炼化了当日里受到的,来自金鹰帮众和慧轮的打击力量,而且永久性的改变了他的身体特质。从这一刻起,肖银剑才真正跨入了修练的门槛,才真正走上了这条前无古人的法宝修练之路!

    “妈的,是哪个臭娘们多事,把我送到火葬场来?这下好了,大火烧不掉我,要请专家来研究了,奶奶的,当老子是小白鼠吗?”

    肖银剑抛下那个已经被吓瘫的职工,骂骂咧咧地朝火葬场外走去。随着每一步的迈出,肖银剑越来越感觉到体内力量的澎湃,如果说受伤前他双臂有千钧之力的话,那他现在就算没有万钧之力,五千钧的臂力却定是有的,足足比之前加了数倍。

    而且,现在不仅仅是力量变强,包括视觉、听觉等在内的各种感官,肖银剑也觉得自己远比以前更为灵敏了,周围事物的一动一静,无不清晰地落在他的心中。

    伸伸胳膊踢踢腿,肖银剑信心大增,暗想:“就算那该死的贼秃还活着,现在我也未必就怕他了。奶奶的,这贼秃打得我好惨啊,****他祖宗十八代!”

    想到了祖宗十八代,肖银剑忽然一愣,转而大喜:“没错,祖宗十八代!这贼秃肯定也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,他一定也有师傅,或许还有师兄弟,嘿嘿,他的来历我是不知道,但金鹰的老大难道也会不知道吗?还有,这么大一个金鹰集团,不会只请了这么一个高人吧?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,金鹰,老子又要来啦!”肖银剑脸露淫笑,脚步顿时加快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