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二十四章 踢馆不用买票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6 14:13:09 作者: 西子百陌

“快,笑一个!”林少平也跟着起哄。

    见到如此不加掩饰的流氓行为,路人纷纷侧目,那老男人似乎是呆住了,隔了一阵才暴怒道:“小子,你找死!”

    “阿光,给我打!把这两个臭小子打残了!”老男人回头怒吼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话音刚落,那保镖跨前一步,一条腿带起凌厉的风声,朝着林少平扫去。

    林少平双脚稳稳地扎在地上,上身却象是风中的柳枝一般,轻轻地一折,便躲了过去,而保镖那腿势头不减,反而更加快两分,狠狠地扫在肖银剑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咚”的一声闷响后,肖银剑只是稍微晃了晃,那保镖却是蹬蹬蹬的连退数步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不错,蛮有劲的!” 肖银剑赞了一声,勾勾手指道:“再来!”

    就这么一腿,那保镖已经初步试出对方两人的深浅,林少平显然是个练家子,身手灵活,不易对付,而肖银剑不知道是不会躲闪还是不屑躲闪,但哪怕他只有这么硬扛的横练功夫,都已经不好对付了,保镖刚才那一腿,简直就象踢中了一块铁板,在那巨大的反震力之下,他那条腿现在还是麻麻的。

    若只是自己一个人,那保镖早就掉头逃跑了,而现在受雇于人,他不得不硬着头皮,“砰砰砰砰”的对着肖银剑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要离开银州,四处寻访高人了,对于这种一次性的挑衅对象,肖银剑便不再故意示弱,此时干脆闭上眼睛,享受着这位好手的打击服务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该我上了。”听到那保镖的喘气声渐渐变粗,林少平大急,赶紧拉开了肖银剑,自己顶了上去,同时说道:“老兄,累了吧?要不先歇会儿?”

    这时候,任谁都能看出那保镖根本就不是那两人的对手,根本就是在被戏耍了,老男人看得脸色铁青,冷哼了一声道:“阿光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林少平还没打过瘾,哪肯轻易放他们离开?当下他大叫一声:“你走可以,美女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算啦。”肖银剑忽然觉得一阵意兴索然,一把拉住林少平,摇头道:“算了,让他们去吧。”

    林少平愕然回头,讶道:“怎么了?难得遇到个好手,我们不好好利用一下么?”

    “这种好手,不要也罢。”肖银剑叹道。

    那个保镖阿光,在寻常人中的确算是一个高手了,至少在肖银剑见过的人中,他完全是仅次于慧轮的第二高手,不过,和慧轮相比,他依旧没有脱出“普通人”的范围,两人的实力简直是天差地别。而对现在的肖银剑来说,这种程度的好手,已经对他形不成威胁了,换句话说,对他的利用价值已经不高了。

    见两人不再阻拦,老男人带着女人和保镖快步的离开了车站,眼睛了满是怨毒之色。不过,他身边的美女却似乎对两人颇为好奇,走的时候竟然还有点恋恋不舍的样子,直到老男人瞪了她一眼,美女才略显不情愿的跟上了他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真让他们走啦?”林少平大感可惜,抱怨道:“我说老大,你老人家武功盖世,没把他放在眼里,我可要拿他练功的呀。”

    “他武功比得上你么?”肖银剑问。

    说到武功,林少平得意洋洋地吹嘘:“那还用说吗?那家伙虽然也还算不错,不过连我的一半功夫都还没到,我打败他不费吹灰之力!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找他练什么鸟功?和他打,你能提高多少?”肖银剑比了个中指。

    “用是没啥用,不过总比没有好呀!”林少平闷闷不乐地说:“以前我师傅在时,我每次都被他打得好惨,那时候我整天咒我师傅早死。可是,等师傅真的挂掉了,我却又想念他了,这几年来,我根本就没找到过一个能陪我练功的,都是自己一个人瞎练。”

    “小伙子,眼光要放高点,放长远点!”肖银剑拍了拍他肩膀,一副教训后辈的语气:“刚才那人,武功远不如你,又是孤家寡人,惹起来多没意思?我们要惹就要惹比我们强的,这样打起来才有意思,才会提高,要不,就去招惹一些人多势众的,到时候人家尽管实力不济,但一拥而上,倒也挺过瘾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要找人多势众的!”林少平使劲地点头,但随即又变得愁眉苦脸,问道:“老大,我们上哪找去?”

    “笨!”肖银剑敲了一下他的脑门。

    林少平顿时大悟,和肖银剑异口同声地道:“少林寺!”说完,两人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带着满心的憧憬,两位热血青年兴冲冲地赶到了嵩山。

    这两人一个自小苦练武功,另一个不知不觉中都已经不是人类,两人体力脚力都是远胜常人,很快便找到了少室山下的少林寺山门。

    早在北魏太和年间,孝文帝为安顿印度高僧拔陀,就依山兴建了这座少林寺,据传,释迦牟尼大弟子摩珂迦叶的第二十八代佛徒达摩在少林寺广集信徒,手传禅宗,被佛教界尊奉为中国禅宗的始祖,少林寺也被很多人奉为中国佛教禅宗以及中华武术的发源地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的少林寺早就变成了当地一大旅游景点,山门口最显眼的三个大字并非是“少林寺”,而是对现代人更有震慑力的“售票处”。

    来到门口,林少平把手一伸,对肖银剑道:“老大,你反正钱多,拿点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要钱?你想干什么?”肖银剑奇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买票啦。”林少平一指“售票处”三个大字。

    “嘣。”林少平脑门上又挨了一个暴栗。

    “傻鸟,我们是干什么来的?”肖银剑问道。

    林少平摸着脑门,低声道:“来踢馆!”

    “都来踢馆了,还买个鸟票?”肖银剑大怒。

    “没错,没错,大哥英明!”林少平连连点头。为了将功补过,他抢先走到山门底下,深吸一口气后,一个旱地拔葱,高高跃起,然后凌空来了个“倒挂金钩”,左腿如铁棍般的砸向了少林寺的匾额。

    只听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少林寺这块不知传了多少年的招牌,被林少平踢成了两半,和他一起落下地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