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二十八章 泳装美女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6 14:16:22 作者: 西子百陌

和尚叫了一声“来得好”,双手握成龙爪,一爪迎向林少平的手掌,另一爪径直抓向他的咽喉。

    林少平在空中连连变招,但和尚以不变应万变,只是一套少林龙爪手,就逼得他手忙脚乱。比起林少平的呼呼有声,那和尚出招无声无息,但所攻之处无不是人身要害,端的是毒辣无比。

    最后林少平无奈之下,也是以一记龙爪手与那和尚对了一招,才借力跃回肖银剑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少林龙爪手?”和尚愣了一下,随即怒道:“好小子,竟敢偷学少林武功!还不快快束手就擒?”

    “靠,爷爷偷学你个鸟!”林少平刚才因为大意轻敌,已是输了半招,此时也是大怒,登时使出他最为得意的一套千手如来掌,幻出漫天的掌影,向那和尚攻去。

    “大慈大悲千手式?”和尚吃了一惊,也使出一模一样的掌法,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一套掌法两人都是烂熟于心,当下以快打快,往往是招式才起便已经被破去,两人热火朝天的打了一阵,竟然连一次身体接触都不曾有过,两人甚至都没使出过完整的一招。

    “靠,想不到还有人能把千手如来掌练得如此纯熟。”林少平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想不到少林寺之外,竟然还有人会使大慈大悲千手式,而且如此精擅。”和尚心中也是暗暗赞叹。

    “靠,老子看来真是少林传人了。”林少平心道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莫非这位施主也是少林一脉?”那和尚同样在这么想着。毕竟,武功招式容易偷学,但驱动招式的内功心法,并不是那么容易偷到的,以和尚对这路掌法的了解,自然知道林少平并非是一鳞半爪的偷学到一点,而是完完全全的得到了正统的传授。

    肖银剑却是并不知道这些干系,除了与慧轮的那场生死之战,他从未接触过武功这种东西,因此现在也只是隐隐觉得林少平与那少林和尚的掌法套路极为相似,见两人打得如此之快,肖银剑只看得眼花缭乱,心中暗叫厉害。

    “妈的,少林寺这帮秃驴果然不是好东西。”肖银剑暗骂一声。他虽然不懂武功,但各种感官却比练武之人还要灵敏,他早就觉察到,四周不止一个和尚在偷偷看着场内的打斗。

    “哼,一定是赢了就说少林武功盖世,技压群魔,输了也能推到以寡敌众,以幼敌强的借口之上,怪不得只派了这么个年轻和尚出来,真******无耻!”肖银剑暗暗猜测着少林和尚的动机。

    场内两人打得难分难解,最后终究是林少平打斗经验更为丰富,他虽然极少与高手过招,但有时候,有的招数是不管什么程度的高手都适用的。

    只见林少平装作在地上绊了一下,踉跄跌出,因为他表演得太过逼真,小和尚明知可能是计,也忍不住趁势攻上。

    小和尚其实已经防范好了敌人的反扑,但他没有料到,林少平这么一跌,刚好转过身子,事实上已经使完了“如意随形腿”的前半招,等小和尚扑来,他后半招就势使出,而小和尚只顾防着他这路掌法,猝不及防下腰间已是中了一腿。

    林少平得势不饶人,一时间“拈花擒拿手”、“因陀罗指”、“寂灭抓”等绝技源源不断的使出,小和尚顿时被打得只有招架之功,没有丝毫还手之力,眼看就要败在林少平手下,屋后忽然转出好几位僧人,其中一位白须飘飘的老僧叫道:“阿弥陀佛,请问施主是少林哪一派的传人?”

    “果然够卑鄙,一看自己人落了下风,就出来劝架了,刚才怎么没见你们出来?”肖银剑心中大骂,但他嘴上却没有出声,静静的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林少平好不容易占了上风,本来不肯善罢甘休,无奈他听了那句问话,手底下免不了慢了一线,那小和尚缓得一口气,哪里还敢恋战,急急地向后跳离了战圈。

    到这时候,林少平也不好追打过去,只得站定身子,不耐烦地道:“老子可不是少林传人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”老和尚宣了声佛号,又道:“看施主的武功路数,分明是少林一脉,又何必隐瞒呢?”

    “老子说不是就不是!”林少平叫道:“谁打得老子服了,老子就告诉你们我师傅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那便由老衲来领教施主的高招吧。”那白须老僧站出来道。

    见那老僧气度不凡,肖银剑赶紧把林少平拉到身后,叫道:“这次该我了。”说着,也不等林少平有所反应,立刻蹂身而上。不过,肖银剑可不懂什么招式,只是老老实实的一个冲拳,向那老僧面门打去。

    老和尚一招“少林双圈手”,想把肖银剑这毫无花巧的一拳引偏,然后顺势反击,但他没想到肖银剑的拳力竟然如此沉重,他只是稍稍引偏了少许,那拳头还是疾如流星地冲来。

    “砰!”老和尚竟然来不及变招,躲闪也只是躲开了一半,半边脸上结结实实的中了一下。顿时,老和尚这半边脸颊变得通红通红,一股鼻血狂飙而出。

    肖银剑转过头去,故意东张西望了一番,问道:“美女呢?泳装美女去哪儿啦?”

    林少平配合地问了一句:“老大,刚才有美女吗?”

    “要是没有泳装美女,这老家伙怎么会喷鼻血的?”肖银剑笑道。

    这一次,老和尚差点又是一口血喷出,当然,这次是从嘴里喷出。

    “施主如此无礼,休怪老衲手下无情了。”老和尚显是动了真怒,双手合什行了一礼,然后也使出那套“大慈大悲千手式”,*般罩向肖银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