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二卷 横扫英伦 第八章 百万英镑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6 14:21:09 作者: 西子百陌

“真的不是我呀!”彼得森简直是欲哭无泪了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你,你过来再解释吧。”空姐丝毫不信他的鬼话。

    “的确不是他。” 肖银剑忽然站了起来,大义凛然地挺身而出:“彼得森先生说的没错,他的确没有按呼叫键,是我干的,都是我干的!请不要处罚彼得森先生。”

    空姐显然有些不信,问道:“你?你能从他手里抢到遥控器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肖银剑显得有些语塞,犹豫了一阵,才小心翼翼地说:“没错,我……我打赢了他,把遥控器抢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打赢他?”空姐失笑摇头,对彼得森说道:“先生,请跟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,请相信我,真的不是彼得森先生!的确是我干的,你不能冤枉好人!” 肖银剑宛如一个舍己为人的正义天使,拼命地挡在彼得森身前,阻止他被空姐带走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彼得森看着肖银剑的背影,心中涌起一种莫名的感动,在这一刻,彼得森甚至忘记了自己还饿着肚子,忘记了空姐就是因为肖银剑的恶搞而来找他的麻烦,在这一刻,彼得森竟然隐隐感到,肖银剑的身上泛起了一圈圣洁的光辉。

    然而,彼得森很快就发现,他错了,而且,错得非常离谱!他发现,肖银剑之所以帮他说话,之所以帮助他不被带走,只是为了进一步折磨他。

    对彼得森来说,飞机上的十三个小时,简直就象是地狱一般,吃不到饭,喝不到水,这都还是其次,这些甚至还比不上他当兵时受过的艰苦训练,但问题是,他身边肖银剑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的骚扰,他那永无休止且毫无新意的唠叨,尤其是他那层出不穷的整人方式,让彼得森几乎要精神崩溃了。根据以往的经验,彼得森完全相信,如果由肖银剑来当刑讯执行者的话,没有人能忍得住不说出自己的秘密来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熬到飞机降落,还没等飞机完全停稳,彼得森就不顾机组人员的劝阻,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取下自己的随身行李,随时准备冲出这个地狱。在这里,他是多一分钟都熬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靠!没种的男人!” 肖银剑追之不及,不由大骂道:“奶奶的,白长这么个身材了,竟然不来报复我!”

    不过,彼得森走了也就走了,肖银剑也不是非追上他不可。本来肖银剑只是觉得那人不是什么好鸟,所以故意去逗他,不过这一段旅途下来,那家伙“饱受欺凌”,却也忍住没使用他的暴力,到后来,肖银剑倒也懒得多理他了,毕竟,他的力量,肖银剑还没放在眼里

    以彼得森的个头来说,确实是肖银剑见过的人中数一数二的,若是在半年前,那么也的确很可能是肖银剑遇到过的力量最大的人,但这半年里,肖银剑的这种个大就厉害的观念,被不断的颠覆,那身材只算中等的慧轮,身材瘦削的多兰德,还有那连个实影都没有的和尚,他们一个比一个强,对这些人来说,身材显然不是衡量力量的标准了。

    在机场内随意地转了一圈,肖银剑找到一个相貌凶狠的黑人搬运工,走过去对他道:“嗨,老兄,回答我一个问题,我给你十英镑的小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搬运工竖起了耳朵,急急问道。

    “从这里去伦敦市中心怎么走?” 肖银剑问道。

    本来还以为会多么难回答,没想到问题竟是如此的简单,搬运工喜出望外,赶紧道:“从这里去市中心的话,你可以坐地铁,买张一到六区的全天通用旅行票,坐皮卡笛利线,大概一个小时就能到了,或者,你可以坐机场线巴士,一号线开往维多利亚车站,二号线则开往拉塞尔广场,当然,先生你直接叫出租车过去也行,大约25英镑到30英镑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搬运工眼巴巴地看着肖银剑,等着他履行十英镑小费的承诺。而肖银剑的确说到做到,从口袋里掏出张小纸片,递了过去,说道:“给你十英镑,找零吧。”

    看到肖银剑取出的并不是纸币,搬运工已是一愣,而听到找零一说,他更是发呆,傻傻的接过那纸片,搬运工勃然大怒:“你在耍我吗?”

    原来,肖银剑给他的,是一张三十万英镑的支票。这是肖银剑临走时,赵老大讨好他而送的礼物之一,当然,礼物归礼物,欠款归欠款,虽然光这张支票其实就能兑换四五百万了,可那三百万的债务,肖银剑可不打算减免一分钱。

    那三十万英镑,足足抵得上搬运工辛苦工作十多年的总收入了,他现在哪里找得出钱来?当下搬运工怒火中烧,大吼一声:“有钱你也不能这么耍人!”一拳朝着肖银剑脸上砸去。

    “好舒服,很久没被人打过了。” 肖银剑摸着脸,喃喃自语道:“果然是做搬运工的,力气比普通人大多了,虽然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效果了,不过偶尔松松筋骨也好啊。”

    见肖银剑这般模样,搬运工更是恼怒,“砰砰砰砰”的左右开弓,打了个不亦乐乎。当然,肖银剑也是被揍了个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可惜没过多久,就有机场的保安冲过来,将那搬运工押走了。

    收好了三十万英镑的支票,肖银剑根据那名搬运工的指点,坐上了皮卡笛利线地铁,然后中途在伦敦桥站下了车。

    这三个月里,肖银剑看了不少英国方面的资料,他知道虽然中国人一想到英国人,首先想到的就是绅士一词,但对于欧洲人来说,想到英国人,首先想到的却是流氓,对此,肖银剑可以说是颇为期待。

    站在充满异国风情的大街上,肖银剑两只眼睛扫来扫去,想在人群中找出几个流氓模样的家伙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