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二卷 横扫英伦 第十一章 秘室谈话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6 14:21:51 作者: 西子百陌

从一条阴暗的小巷子出来,肖银剑得意洋洋地捧着一大堆证书,从神学院的毕业证,到三位资深神父的推荐信,甚至连直接的神父执照都有了。

    而在小巷子里,横七竖八的躺倒了十几名大汉。那些人本属当地的一个小型黑帮,兼做些造假之类的小生意糊口,当然,杀人掠货也是不在话下的,可惜这次他们遇上的却是肖银剑。

    也是这些人咎由自取,做完假证后,肖银剑本来已经想要离开,可他们却偏偏要向他收费,要说收费也就罢了,可他们偏偏找不开零,找不开也就罢了,他们却偏偏还要发怒揍人,揍人其实倒也没什么,可他们,偏偏力气又如此之小……

    其实刚下飞机时,那个搬运工的力气也同样不能让肖银剑感到满意,但因为好多天没有挨揍,他早就觉得浑身不舒服,因此也就忍了。不过现在,这群黑帮分子貌似凶恶,给了肖银剑很大的期待,但相对的,他的失望也同样很大,最后忍不住出手,将那群人一个个打得哭爹喊娘。

    “咦?你怎么还不哭?” 肖银剑问了声,一个巴掌扇去。

    虽然还想装铁汉,但那人却是痛得眼泪禁不住流下来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当肖银剑看向另一个黑帮成员时,他乖巧地抢先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哭也照打不误!” 肖银剑一拳将他砸得趴下。

    很快,小巷子里只有肖银剑一个人还能站着了。肖银剑也不管地上那些大汉是真晕还是假晕,一个一个提起来,每人再揍一顿,才扔下他们,施施然地离开了现场。

    “嘿嘿,以前老是想着被人揍,不过现在看来,我去揍人,也是挺爽的嘛!” 肖银剑边走边想。

    在以前,只要是个正常的成年男人,就能给肖银剑一定程度的打击,所以,肖银剑会注重在每个人面前装逼,生怕他们不敢动手揍自己。但近几个月来,随着肖银剑实力的飞跃,那些普通人的攻击他都完全忽略了,因此,肖银剑现在已经无需考虑他们的感受,就算吓坏他们又如何?反正哪怕他们动手来揍,也没有丝毫的快感可言。

    带着各种毕业证明,肖银剑回到了原先那所教堂,找到那神父,笑嘻嘻地说:“神父,我已经毕业了,你看看这些证书!”

    神父开始还吃了一惊,但看了几眼,就勃然大怒,大声道:“这是伪造的!这些都是伪造的!你竟敢亵du这么神圣的职业?你,你要下地狱的!”

    “作为神父,你应该帮助世人上天堂,而不是诅咒他们下地狱,否则,你就是个不称职的神父。” 肖银剑正色说道,心里则把几个做假证的骂了个够:“奶奶的,竟敢骗我说绝对看不出?现在不被这神父一眼看穿了?妈的,幸亏老子没给钱,不然岂不是亏大了!”

    “你!你强辞夺理!”神父气得手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我下天堂或地狱是我的是,不过,你现在可以让我当神父了吧?” 肖银剑嬉皮笑脸地问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假证件,怎么可以?”神父拼命地摇头。

    肖银剑笑道:“就算我这证件是假的,也无妨啊,你让我当个假神父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“假神父?”神父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肖银剑笑嘻嘻地指着神父的那身衣服,说道:“我别的也不要,只要你这套衣服,外加你手里的《圣经》就行了,我只要打扮得象个神父就行了,老子又不指望靠这吃饭。”

    说完,肖银剑一拍脑袋:“娘的,老子也真是笨了,直接找这神父要衣服不就得了?还去办啥子假证呀?”

    其实,也不是肖银剑真的笨成这样,现在的他可以说是无拘无束,率性而为,想到什么就干什么,反正肖银剑有的是时间,也有的是金钱,他根本不在乎多跑几圈,多浪费几天,也根本不在乎多花冤枉钱,所以,现在他并不是考虑不周,而是根本没去考虑。

    “你!你你你!你你你你!”神父气得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知道神父不会轻易答应,肖银剑也不和他多废话,直接从他身上扒下了衣服。可怜那神父手上也仅有几分缚鸡之力,哪里抗拒得了怪物般的肖银剑?别说是扯件衣服下来,就是肖银剑要把他给*了,神父也同样毫无抵抗能力。

    “嘿嘿,神父,谢啦!”肖银剑披上长袍,戴上十字架,拣起《圣经》,扮成了一个似模似样的假神父,丢下那吓得瑟瑟发抖的真神父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等肖银剑的身影消失在教堂门口,那神父刚想报警,却发现自己的衣着实在不太雅观,赶紧回到卧室内换衣服去了。

    大摇大摆地走在大街上,肖银剑很是臭美地晃东晃西,而别人看到这么个东方人面孔的神父,回头率倒也颇高。

    “神父,神父,请等一下!”肖银剑走出没多远,就听到有人在后面大声叫着。他回头一看,叫他的也是个东方人,是个年轻的小伙子。

    接到第一单生意,肖银剑一脸的慈祥,站定了等那人追到身前,微笑道:“孩子,你需要神的拯救吗?”

    “神父,我需要您的帮助。”那人犹豫了一下,才问道:“神父,请问您会说普通话吗?”

    “在万能的主的指引下,我学会了普通话。”肖银剑说得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那人显得很高兴,转而用汉语说道:“神父,我叫罗存世,是一名中国留学生,请问您能帮我一个忙吗?”

    肖银剑手按《圣经》,温声道:“马太福音中说,‘有求你的,就给他;有向你借贷的,不可推辞。’这是主的旨意,我作为一名神父,尤其是作为一名有理想、有道德、有文化、有纪律的新时代四有神父,是绝对不会拒绝的。”

    被肖银剑的话说得一愣一愣的,那叫做罗存世的学生感觉颇为古怪,但不管怎么样,肖银剑答应了他的请求,这点他还是听出来了,当下他高兴地说:“尊敬的神父,我真是万分感谢,请您移驾几步,到前面的圣彼得医院,行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!神赐给我双腿,就是让我走路,让我帮助人的。”肖银剑满口胡诌。

    就在肖银剑扮神父扮得兴高采烈的时候,远在万里之外的一个秘室中,正进行着这样的对话。

    “吴一鸣,何影。”

    “在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次去欧洲,任务本已不轻了,不过,组织里临时还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们,这暂时还无人代替,只好辛苦你们啦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无条件接受任务!”

    “这些资料,你们先看一下,这是几个月前从银州传来的情报,银州市火葬场曾接收一具古怪的尸体,焚烧了两天两夜,却连尸体表面都没有丝毫变化,后来,等专家赶到时,据说那具尸体已经复活,吓晕了一名火葬场职工后自行离去。经过调查,这具尸体的身份应该是东方大学英语系三年级学生肖银剑,他之前曾在金鹰集团闹事,坠楼身亡后被送到火葬场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有关人员的失职,这份报告今天才交到我的手里,而第一当事人肖银剑昨天便已经坐飞机前往伦敦。组织希望你们能在执行这次任务的同时,也顺便调查一下肖银剑的行踪,了解一下他异能的情况。如果有可能,争取他加入组织,否则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!保证完成任务!”

    “好,你们去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