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二卷 横扫英伦 第十三章 嚣张的神父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6 14:23:04 作者: 西子百陌

“停车,停车!前面怎么这么热闹?马克辛,我们下车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是,克莉斯汀小姐。”

    黑色的劳斯莱斯在路边停下,一个黑色西服,黑色墨镜的男子从车上下来,动作优雅地打开后排的车门,扶下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少女。

    这少女并不是普通人,她可是伦敦第二大黑帮——双M党的党魁之一,迈克尔的宝贝独生女,虽然她现在还只是个学生,而且平时没有丝毫危险,但迈克尔还是给她配备了专属司机和贴身保镖,以保证她的安全。

    克莉斯汀毕竟是年轻人心性,见到有热闹看,就立刻凑过去看个究竟。

    “这?这是什么?” 克莉斯汀在保镖马克辛的护持下,挤开人群钻了进去,她第一眼见到的,是一面被涂改得面目全非的日本膏药旗,仔细一看,只见旗上写有几行大字。

    “慈善募捐,中国神父以身试拳,奖金多多,机会不容错过!规则请看地上。”

    克莉斯汀低头一看,只见地上用粉笔写着:“每打一拳一英镑;凡能打倒肖银剑神父的,奖励一百英镑;凡能在一千拳内打倒肖银剑神父的,奖励五百英镑;凡能在一百拳内打倒肖银剑神父的,奖励一千英镑;凡能在十拳内打倒肖银剑神父的,奖励一万英镑;凡能一拳打倒肖银剑神父的,奖励十万英镑。”

    “另开设赌局,可押注下一位挑战者,金额不限,如果挑战者能够成功,那么下注者可收回五倍的赌注。”

    难得见到这种别开生面的募捐,克莉斯汀大感兴趣,何况,这次的募捐者竟然是一位神父,而且是一位中国神父,而且,他使用的招牌竟然是别国的旗帜,而且,这种街头赌局,奖金竟然如此之高,而且,赌注竟然还上不封顶……

    种种的特殊之处,顿时将克莉斯汀的胃口吊了起来,她抬头向场内望去,不由的尖叫一声:“好帅啊!”

    只见场中肖银剑长身玉立,那身神父长袍随风而飘,配合着他俊朗的面容,的确显得很是帅气。

    “下一位!哪位先生想上的?” 肖银剑傲然立在旗杆旁,环视着围观的人群。

    “八格牙鲁!我来!”一个矮矮胖胖的日本人蹿了出来,指着肖银剑随手用来做成招牌的国旗,气愤不已地叫道:“八格!你竟然如此侮辱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国旗,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你一次!”

    肖银剑也不与他分辩,微微一笑,摆了个酷酷的姿势道:“来吧,使出你的全身力气,来打我吧!为了慈善事业,我甘心情愿!”

    人群中克莉斯汀又是一声尖叫,其他人也是一阵掌声。

    本来是因为国旗被侮辱而出头,现在却成了众人眼里的反派,那日本人脸涨得通红,大喝一声,一拳砸向肖银剑的面门。

    克莉斯汀惊呼一声,却见肖银剑不闪不避,结结实实地被这一拳击中,上半身晃了一下,但还是稳稳地站住。

    其实,这也是肖银剑稍稍给别人留一点信心,才这么做作,否则的话,凭那日本人的拳力,打上来他根本就可以纹丝不动的。

    见自己拳击无效,日本人脸色更红,憋足了力气一拳拳地对着肖银剑猛揍。只听那“砰砰砰砰”的响声,拳拳到肉,肖银剑被打得摇摇晃晃,似乎随时都会倒下,但却是始终银剑不倒,颇有点金枪不倒之风。

    到最后,日本人终于满头大汗,气喘吁吁,累得实在不行了。他恨恨地瞪了肖银剑一眼,转身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先生,等等。” 肖银剑一把拉住他,微笑道:“尊敬的大日本帝国的先生,承惠一百七十三拳,请支付一百七十三英镑,请问您是付现还是刷卡?”

    一听到还要付钱,那日本人急了,摇头道:“我没钱。”说着,他用力一挣,想要从肖银剑手里挣脱出来,但以他的力气,又哪能如愿?

    “孩子,天父嘱咐我们,不可撒谎。你真的没带钱吗?” 肖银剑也不管日本人如何抗议,直接从他口袋里掏出钱包。

    一边打开钱包,肖银剑还一边对着围观者解释道:“虽然这是我应得的金钱,但如此从他手里获得,我觉得非常羞愧!不过,为了慈善事业,我甘愿堕落,神啊,原谅我吧!”

    肖银剑声声恳切,旁观者无不动容。

    “靠,真的没钱。” 肖银剑心中大骂,脸上却是丝毫不动声色,继续保持着微笑:“没钱也不要紧,请留下你的证件号码,联系地址,那也一样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肖神父,您不需要他的欠条吗?”见肖银剑要这么放跑日本人,一旁帮忙维持秩序的罗存世略有些发急,毕竟,这可是他母亲的救命钱啊!

    在一个小时前,当肖银剑提出要以挨打来打赌,以筹集医疗费时,罗存世感动之余,是一力反对,肖银剑要身板没身板,要肌肉没肌肉,那文质彬彬的模样,怎么看都是挨上一两拳就倒地不起的货色。

    可是,肖银剑一力坚持,罗存世无可奈何,也只好跟着他来到这边空地上,开始象个江湖艺人一样卖艺。然而,没过多久,肖银剑又一次挑战了罗存世的心脏。

    因为吆喝效果不佳,肖银剑竟然走到附近的一家日本企业,一掌劈断了悬挂着日本国旗的那根旗杆,直接用那膏药旗改成了广告横幅,而那根旗杆肖银剑也截取了一半,拿过来悬挂广告旗。

    象肖银剑这么热心的神父,罗存世之前虽然没有见过,却可以想像,然而,这么暴力,这么藐视他国国威,这么行事肆无忌惮的神父亲,罗存世却是想都没有想过,这种嚣张的行为,极大地刺激了罗存世那小小的心灵。

    不过,从另一方面说,肖银剑这么嚣张的一掌,多少也暴露了一下他的实力,让罗存世对他之后的挨打赌博有了些许的信心,捧着帽子在一旁收钱时,腰杆也挺得直了些。

    果然,肖银剑没有让他失望,连续几个五大三粗的英国人,都在付出了几十到几百英镑不等的代价后,黯然离去,而现在这个日本人,看起来更为不济,一百七十三英镑看来又是白赚了。

    现在,看到日本人要跑,罗存世自然有些着急,毕竟,事关他母亲的治疗费用,他无法不去挂念。

    “孩子,不用着急。”肖银剑示意他放松下来,古怪地笑道:“或许你不知道,欠我的钱,未必是一种幸福,那个日本人如果想要耍赖,他很快就会明白这一点的。”